ジャニーズ E-Girls
只要是日系都是我喜歡

【橫雛】All My Love(上)

ooc

#

在旁人眼中,村上信五是個把工作優先處理的人,但只有他明白心中排在首位的是他的戀人、橫山裕。

橫山跟村上是同公司不同部門,上班大多都一起,但村上主要是面對客户而有不少應籌,晚上都是橫山一人先回家。除非提前通知,橫山會先弄好晚飯等村上回來一起吃,然而村上亦會在回家途中買甜品回來吃。

一次橫山少有的要去應籌說好會很快回來,到村上弄好了晚飯卻遲遲等不到橫山回來,開着電視卻沒看上一眼,村上呆坐沙發滿腦子都是橫山,擔心對方出甚麼事,但又明白對方已經是成年人懂得照顧自己。手緊緊握着手機,想打電話給他又未為一個好辦法只好慢慢等他回來。

橫山回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昨天晚上因爲被逼喝太多而醉得不醒人事,被帶到同性同事家過夜,天剛亮不管頭多麼的疼痛也要衝回家。

回到去看到村上抱着抱枕在沙發上睡了,餐桌放着還沒有動過的晚餐,橫山回來的小動靜讓村上醒了過來,剛睡醒便傳來「咕~」很長的聲響,還迷迷糊糊的村上沒有察覺並對橫山說了句「歡迎回來」,便走去梳洗。

「坐在這幹麻?快去洗澡換衣服,你好臭喔。」梳洗完見橫山呆坐在沙發,衣服皺巴巴的還夾雜着濃烈的香水和酒味,沒有給橫山緩沖的時間立馬推他推浴室,而乾淨的衣服一早放了在裏頭。

在等橫山洗澡的過程中,村上已經放上新鮮的早餐,坐在餐桌看着今早送來的新聞報紙。浴室裏的橫山想了很多個方法跟村上解釋,但一出來看到這光景,突然內疚起來甚麼話也說不出口,反而是坐在那的人先說話:「你想說什麼就說。」

「昨晚我真的去了應籌,只是喝大了被同事帶回他家睡了一晚…」起初說話還有些氣勢,但說到後面便有點心虛,畢竟自己的酒量不算差只是不太會控制才這樣:「對不起。」

「噗、沒關係啦,下次別這樣就好了。」村上見橫山嚴肅的樣子,不禁笑了出來,他知道大家都是大人過份的管制只會帶來反感,有適當的距離加上信仼便足夠。

經過這事讓橫山好奇起來,到底為甚麼村上那麽多應籌還能乾乾淨淨的回來?然而他在午飯時去請教了村上的後輩丸山隆平。

村上做事向來乾淨利落,工作就工作,他懂得運用他的口才,一切有利於他的事物都能成爲他的語言武器。不出半小時,簽好的合約就會到手,之後要擺脫客户就不是問題了。

他進公司以來每年都拿勤工獎,除了固定假期都不會請病假或事假。他跟同事公私分明的,錯就說清楚不拖泥帶水,只要是曾經被村上帶領過的都進步了不少,他的性格也不招人討厭,反而更多的是尊敬。

「可是上個月信醬無故請了一天假,大家都不知道原因,那天橫山君你也好像沒上班,難道你倆約了去旅行?」

「才不是!」

橫山回想起自己那次晚上發高燒,翌天村上見橫山還沒退燒馬上去了醫院,他知道那天晚上村上放下了手上的工作一直陪着他,還準備粥等橫山起床吃完可以吃藥,去了醫院村上替他處理了所有事,還跟自己說那天休息可以照顧自己。

「可惜了,明明信醬那麽重視工作。」

他重視的真的是工作?在旁人眼中村上是個工作狂,交往前是但現在呢?他可以為了橫山扔下工作無微不至的照顧他,他的付出永遠比橫山的多,卻沒有要求過甚麼回報。橫山很想去感謝他一直以來的陪伴,可是他沒有那種勇氣,只是想像一下也覺得害羞。

面對他,根本不用再害羞,再羞恥的只要有愛對方也會一一接受,將自己的想法直接說給他就好了。

#待續#

【橫安】愛麗絲(未完待續)

這篇沒信心寫下去
有了概念卻寫不出來
有人看才續寫吧

#

安田章大,從小便有一種特別的能力,他能倒回前一天重新開始,但這並不由他控制。在他七歲那年,一直陪伴他長大的奶奶心臟病發去世了,那時他還沒反應過來,心裏還有很多話對她說,然而他只能坐在醫院搶救室哭泣。

回家睡了一覺以後,起來發現是奶奶在叫他起床,轉頭看那日歷停留在奶奶去世那天,他裝着甚麼也沒發生,接受了奶奶還沒死的事實。從早上摔了一跤開始,每一件小事像是提醒着他,但是他還是沒有及時對奶奶表達自己的感情。

安田沒想到之後的一天仍然還是奶奶叫他起床,在原本要摔跤的地方小心翼翼的走過去,這刻他終於知道自己要做的事,他趕緊跑去找奶奶:「奶奶謝謝你一直照顧我,即使你走了我也會好好的生活,學會獨立,所以不用擔心我的!」奶奶安慰的笑了笑,撫上安田的頭。

「謝謝你。」

#

安田父母在他十五歲左右時因爲車禍而死去,卻一直沒親戚願意收留安田,最後他的表親租了個單人公寓,每月給他生活費,讓他一個人生活。一直嚮往自由的他倒是不介意,那能倒回前一天的能力也不常發生,但為了提醒自己,床頭一定掛着一個月歷,每晚都要劃一劃。

出了社會以後,他沒有固定的工作,只是偶爾寫曲買給唱片公司,那剛好能維持他的生活,若是有想買的東西便會到家附近的便利店打打工,賺多一點的金錢。

從高中認識的前輩村上信五在畢業後也常找安田吃飯,村上一直不明白安田為甚麼不好好工作,人要有大志賺一筆錢才行,村上是這樣想的。即時被這樣說,安田還是保持自己的一貫作風。

#

這天,安田去了唱片公司交曲譜,不幸的獨自困了在公司的電梯,待了十五分鐘才被消防人員救出來,還好沒有受傷不需要去醫院。

回去時經過商店街遇上服裝店的大減價便進了去看,看中了一頂帽子和淺色碎花的連身長裙,安田毫不猶豫的買下了。

回到家洗了那淺色裙子,卻不小心和深色衣物一起洗了,染上一層深藍色與原本的碎花一點也不合。安田無奈的把新買的裙子收到衣櫥底。

冰箱裏的食物都吃得七七八八,安田便去了超級市場入貨,經過熟食試食的攤位被煮食用的油反彈到純白的衣服上,那店員好像沒留意到,安田低頭看着那污漬想:今天是黑色星期五嗎?

拿着一個月存貨的食物,安田並沒有很吃力,快到了公寓樓下門口時,看到了一個白色皮膚,頭髮稍微蓋過眼睛的男人,瘦削的身材穿上黑色西裝,吸引了安田的目光,突然覺得自己的行為失禮了,便馬上低下了頭走,經過時男人叫停了他。

「你認識他嗎?」男人用平淡的語氣,手拿起一張相片,相片中的男人臉上有很多痣,還有點歪歪的,但蠻很帥氣的。

「嗯…」安田盯住照片,想了好久,他好像見過又好像記錯的樣子:「對不起,我沒印象。」便離開了。

回到家整理着食物時安田拿起了一個秋葵,回想着自己有沒有買過,卻想起了另一件事:「秋葵…秋葵…那傢伙不是大倉忠義嗎?」

大倉忠義是安田念高中時的同學,他們不是同班亦不是很熟識,只是每次在圖書室溫習時都會看到大倉正在睡覺,還有很多追求者守在圖書館看他,印象沒有很深,卻讓他想起了。最近也聽說大倉有在做模特兒,安田翻了翻今期雜誌果真找到了大倉的相片,和今天那照片的樣子沒有差很多,旁邊有着星座的運程便看了看。

「處女座:會有好事發生」

安田表示並不看他一天便知道,他時有多麼的不幸,突然他沈思起來,想起今天的那個男人,卻有一種不祥的預兆。

這晚安田沒十一時便敵不過睡意要睡覺,平日安田睡眠時間很少,晚上總是在彈彈結他,很難睡得着。若要重新開始那一天,他都會十一時左右睡著,然而安田也發現了這事。之前會重新開始大多是安田沒有好好的表達自己的感受而錯失了最後一次的機會,但在睡前安田也想不通這天有甚麼要緊。

#未完待續#

【橫雛】ヨコのヨコ

睡不着的產物
前陣子坐飛機的腦洞
手機還存着不少腦洞
之前欠下的還沒打好

有點嚴重的OOC 性轉
橫山×村子


難得一次出外旅行,兩人前一天把所有的工作一拼做完,累了整晚,準備上飛機前橫山問了好幾次村子,昴子有沒有找她,村子在他問第三次時瞬間發火:「你是想跟她去旅行就走啊!」她並非討厭昴子,只是橫山的嘮叨加上前天的工作疲倦以致村子忍不住發洩情緒,橫山急着解釋,可是村子聽到機場廣播便無視了橫山,拿起手袋前去登機。

由於橫山跟昴子計劃好去旅行的第一晚向村子求婚,很在意昴子有沒有泄漏風聲才問了好幾次,卻沒留意到村子的低氣壓,知道村子這並非無理取鬧,仼誰也有情緒,讓她冷静一會兒便沒事。看到已經走在前頭的村子,橫山只好默默的跟上。

早已決定在乖飛機時好好休息的村子,在乘客還沒完全坐好便呼呼大睡,村子坐近走道位置,睡着後頭還不時向走道靠,經過的人也要小心的走。橫山看到拉過村子的頭,讓她靠在自己的肩膊,對方沒因此而睡醒反而更放心的依靠着。

因為天氣的關係航班延誤了,也因天氣如此在飛行期間飛機異常的不穩定,村子剛好醒來飛機開始搖晃,飛機上下上下的移動讓村子感到離心力,不安的她抓緊拳頭,心臟一下下的強烈地跳動着。旁邊的橫山用低沉的聲音向村子伸出手:「捉着吧。」村子毫不遲疑的捉緊,找回了一些安心感。

不一會兒空中服務員來分發飛機餐,村子甚麼也沒說鬆開了橫山的手,不小心打到了扶手,一旁的男生撿到村子掉下的小手帕,村子接過時,對方的手有意的輕撫村子白滑的手,村子已經立刻收回手,但一切也收在橫山眼內,橫山有點惱怒說:「隨你的便。」

橫山承認自己一開始有錯在先,這明知道村子也不願意的,但說了的話便收不回來,讓橫山後悔不已。村子聽到這話心頭緊了緊,把兩人的氣氛弄得更冷。

空中服務員放下飛機餐,橫山打開發現裡面有青瓜,超討厭青瓜的他只好默默的蓋回去,打開送來的水假裝着不肚餓。村子喜歡在飛機上點汽水喝,縱使她知道這對服務員是一件很麻煩的事,一般對方只會給一個紙杯分量的汽水,但這次卻放下一罐汽水和紙杯,令村子內心雀躍不已,但她只能冷静的接過。

平日他們習慣分享,冷戰卻令他們不能將痛苦減輕,把快樂倍增。

直到下機他們也沒有理會對方,在等待拿行李時,村子剛好看到自己的行李在運輸帶上,正想上前拿卻被一位陌生人拿走了,行李上掛着村子和橫山的定情信物,一定不會認錯,更不可以被別人拿走。可是今天出門村子穿了新的高跟鞋,不習慣和新鞋磨痛了腳讓她追不上,旁邊一個黑色身影飛快的走過,叫停了那人拿回行李。

橫山拉着行李走到村子面前,村子委屈的眼神令橫山搭上對方的頭,輕輕的撫順對方的頭毛。村子眼眶慢慢泛紅,眼淚不自覺的慢慢流下來,她立刻低下頭抽着鼻水,自己也不知道為甚麼眼淚會湧出來,不能停下。橫山抬起對方的頭,手不經意的摸到村子的額頭,不尋常的溫度傳到橫山手背:「發燒的人淚線都很低,原來是真的!」

村子聽不懂橫山的意思,但眼淚還是擅自走出來,為了掩飾強硬的勾起了笑容,橫山看到這樣的村子,不管人來人往,抱緊面前的人,令對方哭得更厲害:「村子,對不起。想哭便放聲哭吧。」

聽到橫山低沉的聲音在耳邊徘徊,村子放心的讓眼淚流下,橫山把自己冰冷的手放到額頭讓她冷静。也許是工作的壓力,也許是冷戰的委屈使她哭泣,想到不同理由的橫山下意識抱緊了小女孩。

「yoko…這裏人多…」在懷中的村子冷静來,輕輕的叫喚着橫山示意他放開。

「雖然還沒是時候,但我有話跟你說!」橫山捉着村子的肩膊,静待他開口。

「別人都說初戀很難走到最後,我們從高中在一起了十幾年,可能你比我更了解橫山裕這人,跟你在一起我可以做回自己。吵架之後的冷戰很辛苦,要獨自的承受每一件事。我希望以後每一刻的心情我都可以跟你分享。」

橫山從口袋拿出一個小盒子,單膝的跪在村子面前,村子從話中也大概猜測到下一秒橫山的動作,但這畫面太過震憾讓村子反應不過來向後退了步。

「我愛你,我們結婚好嗎?」

橫山的舉動吸引了不少路人上前觀看,有點尷尬的村子立馬拉起橫山,接下戒指:「好啊!」

「為甚麼我對你的求婚說的話沒啥印象?」那時的村子還在發燒,頭腦有點不清醒,沒印象也正常。

「別這樣看着我,我可不會再說!」對方微微抬起頭的看着因為害羞而紅了耳朵的橫山。

「嘛,算了。」村子走到橫山前頭,一下被橫山從後抱着,嚇到了村子。

「每一刻我都想你待在我身邊,分享不同的感受,我們一輩子也要在一起喔。」

村子只好掩着自己紅透的臉頰。

☆完☆

怎麼辦 我暗戀的人跟我聊天!!!

由中一他開始追我
我也對他有好感 中二他向我表白
我也是喜歡他的 但我拒絕了
原因是我的好朋友喜歡他
而且我們心智還沒很成熟
覺得沒有結果所以拒絕了

上到中三 我跟他不同班別 也少了交流
卻發現自己習慣看向他
他也交了女可是沒有維特很久
誰也不知道我對他的感情

後來我們又同班了
我坐在他後面的旁邊 很喜歡他的側臉
快畢業了 他找我拍照 在他衣服簽個名
那時我心跳快得很 臉也紅紅的
但我知道他喜歡的不再會是我

現在在夢中看到他
我也能開心一整天
然而要分開了 我也沒打算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他
只有我一人知道就好了

【橫雛】與金錢衡量

現實向 OOC
橫雛促進會上線
快短打 故事純粹虛構
沒有覆看 沒啥中心構思 有點亂
好像寫得有點不順心

剛拍攝完畢,橫山便拉了涉谷跟大倉說什麼一起去吃飯,討論遊戲新關卡攻略,還要是橫山請客的,兩人互相對看了一眼,猶疑了一會兒,知道來者不善但還是答應了他。

來到居酒屋,因為喝了啤酒而臉紅的橫山拿出了手機:「我在想用電話整人,可我一人玩沒啥意思所以叫了你們啊,要不一起玩?」

有些綜藝節目也有類似的環節,打電話給對方說自己有急事想要借錢,然後看對方能借多少。

「也沒有人會信啊,我們平日賺的也差不多,怎會有人借。」大倉還是對橫山的計劃有些保留,

「那我們只耍那人就好了。」想到些壞點子的涉谷朝大倉看了看,對方立馬懂了涉谷的意思。

「yoko,打給hina好了!」

涉谷跟大倉興奮的跟橫山說好等下要說甚麼,但橫山根本沒有想過要打給村上,這跟他的計劃不同啊,但兩人沒有給橫山拒絕的時間,說完了內容便用橫山手機打給村上。

「喂?yoko怎麽了?」已經過了十二時,對方語氣還是精神奕奕的樣子。

「村上君,在忙甚麼?」聽到對方的低沉聲音耳朵都要紅起來的橫山把手機改為揚聲讓大家也聽到,旁邊大倉已經默默拿起了自己的手機拍下這整人計劃。

生硬的語氣加上少有的打過來必有不好的目的,村上停頓的一會兒問:「你跟誰一起?整盎?」

聽到這裏三人已經無聲的大笑着,這洞悉力還真強,但涉谷還是讓橫山深呼吸冷靜嚴肅的接下去說:「才不是,其實我有事找你商量,我想找你借錢。」

「甚麼?發生甚麼事了?」

「就家裏出了點事,周轉不太好,你知道啦、」原本橫山動之以情說之以理的說服對方借錢,但才不夠三句便被對方打斷了。

「要多少?」

一開始還甚麼期望真的借到村上的錢,只是想知道對方會有甚麼反應,仼誰都知道村上對錢的執著非一般人能及,面對想加零用錢的人也不會退讓,三人卻沒想對方一口答應了。

「你能借多少?」橫山也想知道自己在村上手中能借多少,那就像自己在對方心中有多重要。

「我户口有九百萬多可以全借。」坦言了自己擁有的財產,正常人也沒可能這樣對親人說出口,三人聽到大眼瞪小眼不知應該給甚麼反應好。

「為甚麼你會這樣做?」

「你有急事嘛,況且我們認識了那麽久就不能幫助一下?即使你騙了我的錢,我還是能找到你的!」村上像是胸有成竹的樣子,不怕橫山的企圖,只相信面前的人就是橫山。

聽到這番話橫山臉也紅透了,突然覺得一身熱,涉谷搶過手機說:「那我也可以借嗎?」

「啊,subaru?就知道你們這樣!」

「還有我呢。」

「大倉!怎麽無聊玩電話啊?」

「沒甚麼,就是yoko想知道他在你心中有多重要而弄的。」一旁的橫山還對村方的話一頭熱得說不出話來,正在用啤酒冷静一下自己。

「yoko是我很重要的人,但這也不是用金錢衡量的吧,哈哈!」不經意說出這番話的村上讓橫山在另一頭被兩人取笑着。

「yoko你倒是回應hina這感情啊!」橫雛促進會副會長看到橫山還沒有甚麼回應便來一個助攻。

「我、我也視hina為重要的人啊。」

明明是自己計劃的整人但像是反被整了,其實也對,在一個心裏的重要性又豈能用金錢衡量?

原來我100粉了ww
好開心有人看我的文
謝謝你們

最初我寫文是寫嵐的 ((初心是嵐 現在是J家飯
前期我寫的連載文都沒放在這
那就好像我的黑歷史 ((寫得好差

100粉 要幹些啥嗎?
點文別了 我會拖很久很久
如果你不介意我也是可以寫的
我好像停筆了好久
但還有在寫的!!!!
只是沒寫完而己

以上。
謝謝你們的關注小紅心跟留言

已經高三了 快要考試了😥
所以呢 我或許這半年應該也不會寫新文😶😶
但欠 @仓子大小姐的双马尾 的橫安我還是會在近期寫的 ((構思好了ww
太多引誘了😕😕

【橫雛】。(下)

接上一篇 ((手機版不會弄連結
剛發現我有88粉絲了😉😘
謝謝大家支持 我會努力寫文的
結局一如既往的馬虎 隨便 突然
8uppers設定 OOC

每次接到委托,Jacky都會徹底的調查對象及內容,這次卻發現了一些驚人的事。剛好任務前一天,Jacky收到了委托要求他一個人出來見面,起初也有少許可疑。但當時其他人都有工作在身,Jacky不想麻煩到他們便一個人去了。

Jacky和委托人面對面坐在一間挺高級的餐廳,對方看上去十分瘦弱衣著卻十分整齊。

「相信你已經知道Ace的事吧。」對方單刀直入,一來便說了重點:「那以你那麼聰明應該知道遊戲規則吧?」

「如果我幫你盜取了,你就會告訴我全部對吧?」Jacky不屑的看了對方一眼,沒有很直白的話句,但他很明白對方在說甚麼。

「當然,不過你需要帶上Ace,不然很難成功。」對方勾起奸詐的笑容,推了面對的水給Jacky:「喝下去。」

附近站着多個黑衣人,面前這杯水亦不會是好東西,但Jacky知道自己不能拒絕,只好喝下去,再離開時發現旁邊有一瓶東西,裝作掉了東西撿起放在口袋。對方有意傷害Ace,Jacky想只要自己能好好保護他,應該不會出事。

還好出門時讓Ace做好安全措施,帶上避彈衣。Jacky在出門的一刻都很後悔自己為甚麼接了這委托,就算知道Ace身世又如果,他受傷了怎麼辦。因而在任務中Jacky提起十二分精神,在Ace中槍那一刻,Jacky幾乎是絕望了,他照顧了他們那麼久卻沒能好好保護他們,雖則有做好防備,但卻令Jacky很疼心。

「沒事的,我明天會再見他們。」Jacky對Mac他們笑了笑,他沒有事實的全部告訴他們,只是簡單說自己被人捉住喝了毒藥然後被威脅了。

「我陪你去!」一旁的Johnny自告奮勇的說,Jacky卻搖搖頭阻止他了。

天色也夜了,大家今天也折騰累了,一早便回自己房間。唯獨Arsenal拉住了Jacky一臉擔心的樣子,對方回了自己一個笑容:「沒事的!」

翌日早上,Jacky趁大家還沒起床便到了之前那間餐廳,對方把一個牛皮紙袋放了在桌上,推到Jacky面前。Jacky拿起紙袋確定入面的東西,一旁的保鑣便用槍對住他的頭。

「你認為我能走進那公司,就不能打敗你們?」Jacky用着輕鬆的口吻說着,對方好像被反威脅似的樣子。Jacky一早就知對方沒有心交文件,只時順順對方意而己。

餐廳門口傳來一聲巨響,Jacky趁對方沒專心,便一下用長腿踢走對方的槍,男人衝到Jacky旁邊踢開了想偷襲的人,兩人收拾好旁邊的保鏢,綽綽有餘看着委托人。

「對我們不好,你們亦不會有好下場。」Mac站到Jacky身旁,拿下文件袋。看到對方失落的樣子,便拉了Jacky離開。

回途中Mac打開了文件袋看了一眼,沒說甚麼只是露出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Jacky看到這樣的Mac也知趣的默默跟在後頭。

「很想知道嗎?不顧後果,不像你的風格喔。」回到始末屋其他人還沒起床,Mac只是放下文件袋坐到沙發上,Jacky只在一旁站着像是個被受罰的學生,可是他三十出頭了,他可是有思前想後的。

「所以我有讓Ace好好穿上避彈衣啊,也平安的送他回來,現在也沒事啊!」Jacky正直的反駁着Mac,不甘心被Mac指責。

「那你呢?你就可以不理?」

Mac都知道Jacky想讓小的知道自己的身世,他們還沒成熟的時候,還想着長大知道自己的父母在哪。現在也三十多歲了,Mac也看開了,找到又如何?那些父母可是因沒能力而拋棄他們,他們能怎麽辦,找到了又如何?

Mac站了起身面對Jacky,毫不遲疑的抱住前面的人,說:「他們不再是小朋友,對自己的身世已經不在乎了。別再冒這些險,我會擔心的……」

沒錯,昨晚打的人是Mac,現在說擔心又是Mac,Jacky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仼由對方抱緊自己,自己把頭剛好靠在對方的肩頸:「嗯……」

「對不起,我昨天衝動了,我很擔心你出事了我怎麼辦。在這裏只有你能給我依靠、陪伴著我,我不想你就這樣離開,不管是作爲家人,還是我最重要的人。以後別自己一個人想,有甚麼事可以跟我說的。」還好不是面對面,要不然便讓Jacky發現自己臉紅得很嚴重。

「嗯……」Jacky聽到對方的心聲,放下自己原本的堅強,埋在對方的頸窩哭了起來,把自己一直以來敝在心的委屈發洩出來。

聽Jacky哭了,Mac亦輕撫着Jacky的背:「以後可以多點依靠我啊。」

「對啊,喜歡對方就好好保護他啊!」一直躲在一旁的五人走了出來,Ace故意大聲的說道。

「甚麼啊?」Mac沒有放開抱着Jacky的手,反而讓Jacky扭到另一邊,不讓他們看到。

「都說了是最重要的人,還不是愛?快點在一起啊!」

「都抱得那麼緊了,要不別放開?」

「好吵!」聽到他們三言兩語的說着自己,只能大叫一聲讓他們靜下來。

「Mac,我喜歡你喔。」這時Jacky一臉正直的抬頭看Mac。

「你…」一時之間Mac也不會反應只是紅着臉。

「Jacky也說了Mac不作點表示嗎?」一旁的五人又因Jacky的一句話起哄了。

看着面前這人,下垂眼裏像是擁有整個星團,有着虎牙的尖峰卻一直溫柔的,Mac毫不猶豫的抬起了對方的下巴親了上去。

「啊啊啊啊啊」

「知道你們相親相愛啦!」

「好閃!」

*完*

拖文成習慣 別打我.😨😨
手機壞才這樣的·_· 真的
甚麼時候更就。。

【橫雛】。(上)

懶~~~~~~
又分了上下章了→_→
作了好久的文
讀化學但成績好差
所以文中的某部份 我也是隨意寫
別較真QAQ
暫時無題 應該是橫雛(?)

*8uppers設定*

這晚,Jacky接了任務帶了Ace一起去。原本Mac十分反對Jacky帶Ace去,因為那個地方十分危險,只要有少許差池,小命也不保。雖然Ace看似有能力應付,但對於視力稍遜的他,這個任務的確有點難度,可是Jacky偏偏要指明要Ace。

「有甚麼事,我會負上責任!」

正當他們把資料複制時,Jacky感覺到有人遠距離看着,他拍了拍Ace讓他做好要跑的準備。

「砰!」還沒反應過來的Jacky便看到Ace右腹中槍倒下了,Jacky冷靜下來,把剛好複制完成的USB拔出,趕緊抱起Ace離開那地方。

可是中途Jacky腹部感到一陣劇痛,他用盡自己的氣力先抱了Ace上車,自己坐在駕駛位按着腹部,無聲的吶喊着,很痛。

任誰都說Jacky忍耐力很強,他憑着意志任何事都不會難倒他。他深呼吸了一會,看到在旁邊的Ace,他決心至少要送到Ace回去,便立刻提起精神專注開車。途中他打了個電話通知了Mac他們。

「那傢伙以為自己是神嗎?」Mac收到了通知後,發了火似的一直罵着Jacky,沒有一人回應他,只是默默的等他倆回來。

Mac視Ace為弟弟,十分疼愛他,即使Ace怎樣責怪自己、恥笑自己也好,也無減Mac對Ace的感情,只不過是因為常常要照顧他而產生的親情而己。但他對Jacky的感情別於Ace、別於其他人,他不想去弄清楚,亦打算讓自己收好這份感情。

當Jacky抱着Ace進來的瞬間,Johnny接過Ace把他放了在床上,待Toppo看一下傷勢。Mac走到Jacky面前摑了他一巴,啪的一聲很清晰,其他人轉身看着Mac和Jacky兩人。Jacky臉上開始有點紅,頭髮、衣服因為趕過來而亂糟糟的,看上去狼狽不堪。

然而面對Mac的行為,Jacky沒有反擊,只是默默的走了出去。一片寂靜,其實Mac對自己的行為也十分驚訝,卻裝平靜的問:「Ace怎樣了?」大家才回過神,Toppo繼續看Ace的傷勢,而Gam則跑了出去,打算追回Jacky。

Jacky出了門口,痛楚慢慢的湧上,和剛剛的痛一樣,他痛得停了下來蹲下身子按着肚子,忍受着猶如撕裂般的痛楚。想減輕痛楚而不斷地深呼吸,但呼吸開始因此而加快,反而變得辛苦了。

Gam一出門口便看到蹲在地下大口大口喘着氣的Jacky,立刻上前輕輕掃着他的背。

「怎麼了?我扶你回去吧!」Gam一臉緊張的想扶起Jacky,手卻被Jacky推開了。

「不、不用…我沒、事的…」正想推開了對方的手,Jacky便剛好倒了在Gam的胸膛。Gam看到這樣的Jacky馬上抱回去了。

因為Ace出門前有穿Jacky給他的避彈衣,只是流了少許血,擦傷了少許,因為當時衝力大力加上最近休息不足才令他暈倒,現在傷勢亦沒大礙,進來時已經清醒了不少。

「Toppo!」抱着Jacky的Gam剛進門便大叫着,隨便把Jacky放了在沙發上。

Mac看到Jacky因為痛楚而很眉頭緊皺,不清楚發生甚麼事的Mac一下心急起來,剛才衝動的行為,讓他心裡開始自責。

「Jacky怎麼了?」Toppo問着Gum。但他答不上,只知道Jacky很痛苦。

「Jacky應該是腹部很痛,剛剛救我時也是這樣的。」躺在床上的Ace回應着,把自己依稀記得的事告訴了Toppo。

「會不會是吃錯了甚麼?」

「不會,今天我和Jacky一起去吃拉麵的,我也沒事。」Johnny沉思了一會回答道。

單靠這些,根本不能知道Jacky怎麼了,更不能隨便去救他。只好等待Jacky醒來,問個究竟。

和Jacky有少許距離的Mac離遠看着Jacky,察覺到Jacky口袋中有一瓶小小的玻璃瓶,上前拿了出來。上面寫着英文,雖然Mac英文很差,但他大概知道這瓶裝的是甚麼東西。

「他應該是吃了這個,氯化鋇。」這是有毒的化學物品,市場上很難得到,從Jacky口袋中拿出來的,不禁令人猜測Jacky的目的。

「可是我們沒有硫酸鎂或硫酸鈉,又不能到醫院洗胃,怎麼辦?」解藥甚麼的也沒有,只能眼睜睜的看着Jacky這樣嗎?

這時Jacky迷迷糊糊的起了身,用力的搖頭讓自己清醒點,一旁的Toppo馬上扶着Jacky,還想讓Jacky先好好躺着,Jacky輕輕的推開了Toppo。

「你們別管我。」Jacky不讓他們跟着,他們只能看着Jacky徑自的走向廚房,他拿了一個大大的水杯,裝滿温水一口氣喝了便去了洗手間。

大家都能猜想到Jacky要做些甚麼,Mac便上前扶着Jacky,這次Jacky沒有推開他,反而靠着他。

「幫…我…快」Jacky的痛楚一直沒有散去,但他仍然用意志的堅持着。

Mac扶着Jacky站在馬桶前,把手指伸到他的口腔內部,刺激着咽喉,Jacky一下推開了Mac的手,低下頭嘔吐着。

旁邊的Johnny遞上了一杯水,Mac拿過水來餵着Jacky喝,待他喝完便再伸手指進他的口腔裏,重複着這幾個動作。站在旁邊的都皺着眉頭,一臉擔心的看着Jacky。直到Jacky吐出的和水一樣清澈,Mac便用毛巾幫他抹乾淨扶他到沙發坐。

「Jacky,發生甚麼事了?」Toppo在一旁擔心的問道,亦遞上了一杯牛奶給他保護胃黏膜。

「被威脅了吧?」Arsenal沉着臉用低沉的聲音問道,Jacky雖然不太想回應,但還是點點頭。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