ジャニーズ 48G E-Girls
只要是日系都是我喜歡
8團 黑紫擔 V團團擔 Jwest黃擔 A團紅擔 KUT-TUN團上田擔 Jump yuya擔 Jr.中喜歡six tones 還喜歡yara

【橫雛】。(下)

接上一篇 ((手機版不會弄連結
剛發現我有88粉絲了😉😘
謝謝大家支持 我會努力寫文的
結局一如既往的馬虎 隨便 突然
8uppers設定 OOC

每次接到委托,Jacky都會徹底的調查對象及內容,這次卻發現了一些驚人的事。剛好任務前一天,Jacky收到了委托要求他一個人出來見面,起初也有少許可疑。但當時其他人都有工作在身,Jacky不想麻煩到他們便一個人去了。

Jacky和委托人面對面坐在一間挺高級的餐廳,對方看上去十分瘦弱衣著卻十分整齊。

「相信你已經知道Ace的事吧。」對方單刀直入,一來便說了重點:「那以你那麼聰明應該知道遊戲規則吧?」

「如果我幫你盜取了,你就會告訴我全部對吧?」Jacky不屑的看了對方一眼,沒有很直白的話句,但他很明白對方在說甚麼。

「當然,不過你需要帶上Ace,不然很難成功。」對方勾起奸詐的笑容,推了面對的水給Jacky:「喝下去。」

附近站着多個黑衣人,面前這杯水亦不會是好東西,但Jacky知道自己不能拒絕,只好喝下去,再離開時發現旁邊有一瓶東西,裝作掉了東西撿起放在口袋。對方有意傷害Ace,Jacky想只要自己能好好保護他,應該不會出事。

還好出門時讓Ace做好安全措施,帶上避彈衣。Jacky在出門的一刻都很後悔自己為甚麼接了這委托,就算知道Ace身世又如果,他受傷了怎麼辦。因而在任務中Jacky提起十二分精神,在Ace中槍那一刻,Jacky幾乎是絕望了,他照顧了他們那麼久卻沒能好好保護他們,雖則有做好防備,但卻令Jacky很疼心。

「沒事的,我明天會再見他們。」Jacky對Mac他們笑了笑,他沒有事實的全部告訴他們,只是簡單說自己被人捉住喝了毒藥然後被威脅了。

「我陪你去!」一旁的Johnny自告奮勇的說,Jacky卻搖搖頭阻止他了。

天色也夜了,大家今天也折騰累了,一早便回自己房間。唯獨Arsenal拉住了Jacky一臉擔心的樣子,對方回了自己一個笑容:「沒事的!」

翌日早上,Jacky趁大家還沒起床便到了之前那間餐廳,對方把一個牛皮紙袋放了在桌上,推到Jacky面前。Jacky拿起紙袋確定入面的東西,一旁的保鑣便用槍對住他的頭。

「你認為我能走進那公司,就不能打敗你們?」Jacky用着輕鬆的口吻說着,對方好像被反威脅似的樣子。Jacky一早就知對方沒有心交文件,只時順順對方意而己。

餐廳門口傳來一聲巨響,Jacky趁對方沒專心,便一下用長腿踢走對方的槍,男人衝到Jacky旁邊踢開了想偷襲的人,兩人收拾好旁邊的保鏢,綽綽有餘看着委托人。

「對我們不好,你們亦不會有好下場。」Mac站到Jacky身旁,拿下文件袋。看到對方失落的樣子,便拉了Jacky離開。

回途中Mac打開了文件袋看了一眼,沒說甚麼只是露出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Jacky看到這樣的Mac也知趣的默默跟在後頭。

「很想知道嗎?不顧後果,不像你的風格喔。」回到始末屋其他人還沒起床,Mac只是放下文件袋坐到沙發上,Jacky只在一旁站着像是個被受罰的學生,可是他三十出頭了,他可是有思前想後的。

「所以我有讓Ace好好穿上避彈衣啊,也平安的送他回來,現在也沒事啊!」Jacky正直的反駁着Mac,不甘心被Mac指責。

「那你呢?你就可以不理?」

Mac都知道Jacky想讓小的知道自己的身世,他們還沒成熟的時候,還想着長大知道自己的父母在哪。現在也三十多歲了,Mac也看開了,找到又如何?那些父母可是因沒能力而拋棄他們,他們能怎麽辦,找到了又如何?

Mac站了起身面對Jacky,毫不遲疑的抱住前面的人,說:「他們不再是小朋友,對自己的身世已經不在乎了。別再冒這些險,我會擔心的……」

沒錯,昨晚打的人是Mac,現在說擔心又是Mac,Jacky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仼由對方抱緊自己,自己把頭剛好靠在對方的肩頸:「嗯……」

「對不起,我昨天衝動了,我很擔心你出事了我怎麼辦。在這裏只有你能給我依靠、陪伴著我,我不想你就這樣離開,不管是作爲家人,還是我最重要的人。以後別自己一個人想,有甚麼事可以跟我說的。」還好不是面對面,要不然便讓Jacky發現自己臉紅得很嚴重。

「嗯……」Jacky聽到對方的心聲,放下自己原本的堅強,埋在對方的頸窩哭了起來,把自己一直以來敝在心的委屈發洩出來。

聽Jacky哭了,Mac亦輕撫着Jacky的背:「以後可以多點依靠我啊。」

「對啊,喜歡對方就好好保護他啊!」一直躲在一旁的五人走了出來,Ace故意大聲的說道。

「甚麼啊?」Mac沒有放開抱着Jacky的手,反而讓Jacky扭到另一邊,不讓他們看到。

「都說了是最重要的人,還不是愛?快點在一起啊!」

「都抱得那麼緊了,要不別放開?」

「好吵!」聽到他們三言兩語的說着自己,只能大叫一聲讓他們靜下來。

「Mac,我喜歡你喔。」這時Jacky一臉正直的抬頭看Mac。

「你…」一時之間Mac也不會反應只是紅着臉。

「Jacky也說了Mac不作點表示嗎?」一旁的五人又因Jacky的一句話起哄了。

看着面前這人,下垂眼裏像是擁有整個星團,有着虎牙的尖峰卻一直溫柔的,Mac毫不猶豫的抬起了對方的下巴親了上去。

「啊啊啊啊啊」

「知道你們相親相愛啦!」

「好閃!」

*完*

【橫雛】。(上)

懶~~~~~~
又分了上下章了→_→
作了好久的文
讀化學但成績好差
所以文中的某部份 我也是隨意寫
別較真QAQ
暫時無題 應該是橫雛(?)

*8uppers設定*

這晚,Jacky接了任務帶了Ace一起去。原本Mac十分反對Jacky帶Ace去,因為那個地方十分危險,只要有少許差池,小命也不保。雖然Ace看似有能力應付,但對於視力稍遜的他,這個任務的確有點難度,可是Jacky偏偏要指明要Ace。

「有甚麼事,我會負上責任!」

正當他們把資料複制時,Jacky感覺到有人遠距離看着,他拍了拍Ace讓他做好要跑的準備。

「砰!」還沒反應過來的Jacky便看到Ace右腹中槍倒下了,Jacky冷靜下來,把剛好複制完成的USB拔出,趕緊抱起Ace離開那地方。

可是中途Jacky腹部感到一陣劇痛,他用盡自己的氣力先抱了Ace上車,自己坐在駕駛位按着腹部,無聲的吶喊着,很痛。

任誰都說Jacky忍耐力很強,他憑着意志任何事都不會難倒他。他深呼吸了一會,看到在旁邊的Ace,他決心至少要送到Ace回去,便立刻提起精神專注開車。途中他打了個電話通知了Mac他們。

「那傢伙以為自己是神嗎?」Mac收到了通知後,發了火似的一直罵着Jacky,沒有一人回應他,只是默默的等他倆回來。

Mac視Ace為弟弟,十分疼愛他,即使Ace怎樣責怪自己、恥笑自己也好,也無減Mac對Ace的感情,只不過是因為常常要照顧他而產生的親情而己。但他對Jacky的感情別於Ace、別於其他人,他不想去弄清楚,亦打算讓自己收好這份感情。

當Jacky抱着Ace進來的瞬間,Johnny接過Ace把他放了在床上,待Toppo看一下傷勢。Mac走到Jacky面前摑了他一巴,啪的一聲很清晰,其他人轉身看着Mac和Jacky兩人。Jacky臉上開始有點紅,頭髮、衣服因為趕過來而亂糟糟的,看上去狼狽不堪。

然而面對Mac的行為,Jacky沒有反擊,只是默默的走了出去。一片寂靜,其實Mac對自己的行為也十分驚訝,卻裝平靜的問:「Ace怎樣了?」大家才回過神,Toppo繼續看Ace的傷勢,而Gam則跑了出去,打算追回Jacky。

Jacky出了門口,痛楚慢慢的湧上,和剛剛的痛一樣,他痛得停了下來蹲下身子按着肚子,忍受着猶如撕裂般的痛楚。想減輕痛楚而不斷地深呼吸,但呼吸開始因此而加快,反而變得辛苦了。

Gam一出門口便看到蹲在地下大口大口喘着氣的Jacky,立刻上前輕輕掃着他的背。

「怎麼了?我扶你回去吧!」Gam一臉緊張的想扶起Jacky,手卻被Jacky推開了。

「不、不用…我沒、事的…」正想推開了對方的手,Jacky便剛好倒了在Gam的胸膛。Gam看到這樣的Jacky馬上抱回去了。

因為Ace出門前有穿Jacky給他的避彈衣,只是流了少許血,擦傷了少許,因為當時衝力大力加上最近休息不足才令他暈倒,現在傷勢亦沒大礙,進來時已經清醒了不少。

「Toppo!」抱着Jacky的Gam剛進門便大叫着,隨便把Jacky放了在沙發上。

Mac看到Jacky因為痛楚而很眉頭緊皺,不清楚發生甚麼事的Mac一下心急起來,剛才衝動的行為,讓他心裡開始自責。

「Jacky怎麼了?」Toppo問着Gum。但他答不上,只知道Jacky很痛苦。

「Jacky應該是腹部很痛,剛剛救我時也是這樣的。」躺在床上的Ace回應着,把自己依稀記得的事告訴了Toppo。

「會不會是吃錯了甚麼?」

「不會,今天我和Jacky一起去吃拉麵的,我也沒事。」Johnny沉思了一會回答道。

單靠這些,根本不能知道Jacky怎麼了,更不能隨便去救他。只好等待Jacky醒來,問個究竟。

和Jacky有少許距離的Mac離遠看着Jacky,察覺到Jacky口袋中有一瓶小小的玻璃瓶,上前拿了出來。上面寫着英文,雖然Mac英文很差,但他大概知道這瓶裝的是甚麼東西。

「他應該是吃了這個,氯化鋇。」這是有毒的化學物品,市場上很難得到,從Jacky口袋中拿出來的,不禁令人猜測Jacky的目的。

「可是我們沒有硫酸鎂或硫酸鈉,又不能到醫院洗胃,怎麼辦?」解藥甚麼的也沒有,只能眼睜睜的看着Jacky這樣嗎?

這時Jacky迷迷糊糊的起了身,用力的搖頭讓自己清醒點,一旁的Toppo馬上扶着Jacky,還想讓Jacky先好好躺着,Jacky輕輕的推開了Toppo。

「你們別管我。」Jacky不讓他們跟着,他們只能看着Jacky徑自的走向廚房,他拿了一個大大的水杯,裝滿温水一口氣喝了便去了洗手間。

大家都能猜想到Jacky要做些甚麼,Mac便上前扶着Jacky,這次Jacky沒有推開他,反而靠着他。

「幫…我…快」Jacky的痛楚一直沒有散去,但他仍然用意志的堅持着。

Mac扶着Jacky站在馬桶前,把手指伸到他的口腔內部,刺激着咽喉,Jacky一下推開了Mac的手,低下頭嘔吐着。

旁邊的Johnny遞上了一杯水,Mac拿過水來餵着Jacky喝,待他喝完便再伸手指進他的口腔裏,重複着這幾個動作。站在旁邊的都皺着眉頭,一臉擔心的看着Jacky。直到Jacky吐出的和水一樣清澈,Mac便用毛巾幫他抹乾淨扶他到沙發坐。

「Jacky,發生甚麼事了?」Toppo在一旁擔心的問道,亦遞上了一杯牛奶給他保護胃黏膜。

「被威脅了吧?」Arsenal沉着臉用低沉的聲音問道,Jacky雖然不太想回應,但還是點點頭。

*待續*

【倉安】來自冬天的溫暖

小段子(?) (!不算小吧


OOC吧



大倉很討厭在冬天時出入不同地方,穿太多衣服到室內時又十分熱,脫了以前外出又很冷,一冷一熱的,好討厭。所以大倉假日就只會留在被窩,怎樣也不會外出。


「就一次嘛,tacchou!」安田靠在床邊推着床上一動不動的龐大物。


「不要!好冷!好困!」頭也不露出來的大倉用簡潔的字詞說出了他的主張。


「那小忠不去,我去找subaru和maru、」正想去拿電話就被人打斷了話。


「不能!最近你和他們太好了,他們會教壞你的!不行!」想起了在樂屋裏,安田和涉谷丸山他們那些古怪的對話也太過分了,大倉立刻否決了。


「那我一個人去!」


「這樣太危險了!」


「那你陪我去啊!」


到了最後,大倉還是乖乖的跟了安田外出看安田期待已久的衣服。外出時,大倉還不忘幫安田帶上頸巾,把他包得密密實實的,差不多讓安田感到悶熱了。


兩人走在街道上,沒有太多人走,安田走在前頭,大倉則在後面跟隨着安田。安田走進了一間又一間的服裝店,大倉跟在旁邊幫忙拿着安田的背包。


出入店舖一冷一熱的,進了商店內一瞬間暖和了許多,讓安田脫下了一件大衣,大倉順手的替他拿着,讓他好好的看衣服。


「這件好可愛!如何?」安田拿了一件波點的小外套,對着鏡子襯托着自己。


「嗯…微妙…」大倉好像還沒完全清醒的,迷迷糊糊的看到安田這樣的配搭,便覺得不適合,但他沒有真接的說出來。


「是嗎…」再看看了那外套想了想,還是放回去了,一個人走在前頭「去下一間。」


出了門口一陣冷風吹過,穿下了大衣的安田抖了一抖,大倉馬上披上手上的大衣,好好的調整着位置。可能是大倉一直捉着大衣,穿上身時安田覺得大衣帶一點温暖。


但其實安田有點對大倉剛剛的評論有點不滿,現在有點鬧脾氣,但大倉並沒有發覺。安田不顧對方便繼續向前走,大倉馬上追上。因還沒適應室外的温度,還覺得有點冷的安田不停的搓手,摩擦生熱嘛。


「你摸摸我的手,暖暖的!」大倉伸出了右手,手掌心向上的。


安田把手搭上去,像摸了一個暖包,感覺到暖暖的,大倉趁安田的手搭上去了,捉實了他,安田卻呆呆的看着大倉。


「這樣會更暖!」


大倉牽着安田的手,插到安田的手袋裏。


讓我把我的温暖給你,你又會否感覺到?


*完*





【倉安】草莓(七)

劇情跳得有點快 對不起

真的無力再接受衝擊

正文如下


安田來了以後,他基本上都不出門口,早上的早餐大倉都會多煮一份,偶爾晚上大倉在趕報告,安田便會在一旁作曲。兩人偶爾還會談些像高中女生的話題,就如喜歡吃那一類甜的這樣。

一開始安田是有點不適應,十分害怕麻煩到大倉,但大倉好像一早預計到的,沒有半點不習慣,還像小時候那樣和安田開玩笑。

住了也不久,除了那一間已經好好鎖上的房間以外,安田都可以自由使用,而且他入來以為都沒有見過大倉進去。這反而讓安田更想知道那房間的「秘密」。

不久之前和丸山見面時,已經和他交換了電話號碼,不常收到來自他意味不明的照片。好奇心滿滿的安田問過他關於那間房的事,可是丸山也不是很清楚,畢竟大倉搬到那也沒有很久。所以安田也放棄了尋找那房間的「秘密」。

一天晚上,沒有半點先兆,坐在電視機前的大倉這樣說了。

「我很喜歡你!」

安田突然受到衝擊停下了手上的工作愣住了。

「為什麼?」 不解的安田慢慢轉頭去看大倉,連剛才想到一半的歌曲也忘掉了。

「只是想說出來,不用回覆的喔!」大倉開朗的說着,轉頭又認真的看着電視節目。


“我喜歡yasu!”小時候安田常常聽到這句出自大倉的話,讓誰都知道大倉喜歡安田。

一個大姨開玩笑的問大倉:“那你將來要娶安田君嗎?”

“當然!我還要養他一輩子呢!”大倉模仿着大人的語氣,理直氣壯的拍拍胸口,讓害站在身旁的安田臉紅通通的。


那晚表白之後大倉對安田都沒異常的變化,照常的煮兩人的早餐、晚上抱着安田睡覺,反觀安田卻小心翼翼的,對大倉為他做的事開始變得十分敏感,當然大倉也隱約的感覺到。

「吶,yasu你會搬出去嗎?」

安田認真的在想,畢竟終有一天,他要獨立的生活:「應該會吧…」

「我讓這裏給你好嗎?我要走了…」大倉看看周圍還很新的傢俱,但他並不是不捨得這些物件,而是他和安田在這曾經發生過的那些事,和那份感情。

安田停下了手上的工作,認真的看着大倉:「那你要去哪?」

「要不你答應我,別離開這裏,等我回來好嗎?」大倉笑着,露出像小時候要勾手指尾的那個笑容一樣。

「好!」安田沒有半點猶豫,不問原因,他知道大倉要說的自然會說,他離開以後一定會回來的,他相信。

*待續*

【倉安】草莓(六)

真的不喜歡拖文的

但就是忙嘛 ((找藉口xxx

快完結的 真的很快



家裏只有一張雙人床,兩人沒有推搪着 誰睡床誰睡沙發,因為他們小時候都習慣兩人睡在一起,所以他們很快達成了共識。


「雖然分開了很久,但想法一直都沒有變過。」因為分開的事,對他倆都帶來深刻的感覺,亦令他們更加去記住小時候的每件事。過去的回不來,那只好捉緊未來一起的時間。


安田穿著自己帶來的睡衣,滿滿都是可愛圖案的,大倉看到了還被他笑了一番。其實安田並沒有那麼早睡的,躺在床上一會便拿起吉他或紙筆,畢竟他也習慣了每天都在作曲、寫詞。可是大倉跟他不一樣,二十四小時也在想睡覺這回事,隨時隨地也可以睡覺的。大倉躺在床上看着坐在床邊的安田。


「你不睡嗎?」把被子蓋到頭上只露出雙眼,大倉把眼睛睜得大大的,像是小孩跟母親撒嬌的樣子。


「嗯~」好像聽到又好像沒有聽到的,安田沒有打算回應他,專心的去寫着詞。


有點不滿意的大倉把安田的東西放到一旁,一手拉安田到被子裏,用自己身高的優勢把安田摟在懷抱中。安田愣住了,轉眼之間便躺在床上,後方感受到大倉的溫暖。


「晚上應該好好的睡覺!」大倉喃喃的說了一句,收緊了手,讓安田更貼近自己。


「嗯…」安田顯露出自己十分不滿意的表情,後面的人當然就看不到了,而且他沒等安田說話便已經睡得沉沉的,來自後方的呼吸聲令安田更加放鬆。兩人整晚就抱在一起睡了。


「啊!遲到了!」大倉醒來的第一句話已經是尖叫。


以為自己忘了準時起床上班的大倉,推開了原本抱在懷中的安田,準備衝去梳洗時,大倉發現了他走不了:「腳啊!」又一下悲鳴。


「怎麼了啊?才八時多……」一大清早就被吵醒,安田睜開眼才發現現在只有八時,平日的他沒十時多也不會起床,結果安田又躺回去睡了。


大倉坐在床邊看着自己傷了的腳,又想着自己今天應該怎樣過。突然肚子響起了警報,畢竟平日習慣了七時起床、梳洗、吃早餐,這時間他應該坐在辦公室裏埋頭苦幹。他拿過傍邊的拐杖小心翼翼的走去廚房煮早餐。


「好香喔。」被吵醒了一次的安田難以再睡多一會,這時候便傳來一陣陣香噴噴的麵包味道,驅使着他起身去吃,然而安田跟著香味走到廚房。


看着大倉煮着早餐的背景,發現原來每個人也會長大,想不到大倉會下廚,這一面對安田十分陌生。原來我們都不知不覺的長大了,變得更成熟,更獨立了。


「啊、yasu你醒了,快點梳洗吃早餐吧!」大倉轉過頭看到在揉眼睛的安田,笑着說。


坐在餐桌上,一份早餐,雖然稱不上豐富,但能夠看出弄的人真的很用心,吸引着安田。大倉在安田面前擺了一瓶草莓果醬。


「嗯?你不是不喜歡草莓的嗎?為什麼買了這個?」從小大倉就不喜歡吃草莓,清楚了解大倉從小的喜好,但安田更加沒信心說自己了解現在的大倉。人始終也會改變。


「是很討厭啊,但yasu喜歡嘛,所以故意買給你的!」沒有一絲猶豫,既然安田了解大倉,那當然大倉亦會了解安田的喜好。


大倉亦知道對方喜歡草莓,每天吃也不膩的,大倉知道終會有一天他會跟安田重遇,他一直期待着。有時候看到安田喜歡的東西會買回家,回想起以前的事。想像安田現在的樣子,會喜歡穿著甚麼類型的衣服,平日喜歡玩甚麼,做甚麼工作。大倉除了工作以外的時間,其餘大多數的時間都是想着安田。他還放不下當時走掉的安田。


*待續*


【倉安】已經足夠了

又一篇意味不明的文

其實是不想更連載文

才放之前作好的短文

OOC (?)


你的一舉一動我都知道啊,因為我對你的感情可能已經超越了…那條界線。


最後一場大阪的演唱會完了,後台的人正討論着去哪兒吃飯。

「燒肉!」某肉食君立刻提意去看燒肉。

「你這傢伙只要談到吃的就那麼興奮,還有其他提議嗎?」村上看見橫山好像很久沒吃東西的樣子,打了一下他的頭,問着其他成員的意見。

「但今天是沒車接的吧,你們有車嗎?」因為是在大阪所以為了節省經費沒有車送回去,那唯有自己走回去吧。

「沒有。」因為每個都忙着練舞什麼的,基本上也是經理人接送,根本沒有其餘力氣去駕車吧。

「但大倉你腳走到的吧,剛在台上你好像很在意你的右腳,很小心的樣子…」村上想到要用走的話,剛才有留意到大倉的狀況,有點擔心的看着大倉。

「不會是又掉了下台弄傷腳了吧?」錦户第一個反應過來,大倉掉下台又不只一次了…

「才、才不是啦,我腳還好好的。」大倉立刻動起腳來證明自己根本就沒事,並一直向村上打眼色。

「那好了,燒肉決定!」收拾好東西的橫山沒有理會剛才的事,幹勁十足的拖着七人去了他們常去的燒肉店。

「都說你啦,別喝了那麼多酒了。」橫山阻止着一直在灌酒的涉谷,臉也變得紅通通的。

「難得那麼高興就由他吧,等下我會接他回去的。」既然明天也沒工作,丸山覺得偶爾讓他放鬆一下也沒問題的吧。

吃完了飯,各自的乘車回去,可是喝醉了的安田賴着要跟大倉回家,兩人回家的路也不相同,村上便叫大倉先帶安田回家休息,明天才算吧。

「好久沒去小忠家玩了。」坐在公車角落的兩人,安田聲音軟綿綿的,臉也紅紅的很可愛。

「嗯,也是呢。」大倉視線望了出窗外,像是有點煩惱。

車程也不短,安田每次說話大倉也是單聲的回了句,讓安田不能繼續說下去,最後安田因為太累靠着大倉的肩膀便睡着了。

差不多到了站時,大倉推了推睡了的安田,可是怎樣也沒反應,應該是因為睡太熟了吧,既然也弄不醒他了,大倉便直接背起安田下車走一段路回家。

回到家時安田也剛好睡醒了,揉着眼睛發現自己躺了在大倉睡房的床上,還想下床時大倉便進來了。

「啊,你醒了那喝杯水吧。」看見安田坐了起來,遞上了自己剛倒的水坐了在床邊。

「謝謝你。」

「現在已經很晚了,今天就住這吧。」最後一班車也可能走了,住在這也不是什麼大問題:「那更換衣服穿我的吧。」

大倉走向衣櫃,可是有點失去平衡的靠了在旁邊牆,安田跑過去扶他讓他先坐着,看到了大倉右腳腫起來了。

「這不會是在演唱會弄傷的吧?」安田拿起對方的腳仔細的看着。

「…」大倉沒有回應沈默了一會,因為不想別人擔心所以一直沒說,在休息室那時也是忍痛裝出來的。

「怎樣不說出來啊?還一直在裝沒事。」邊責備着大倉邊檢查着對方的腳傷勢。

「又不是什麼特別事,沒必要說出來啊。」大倉別過頭不敢直視安田。

安田出了房間找了一個箱子,從裏面拿出繃帶,替大倉的腳包紮着。

「不用啦。」大倉始終不喜歡包着腳,感覺好像被束縛着的。

「傷成這樣還不用?不好好處理到時候可大件事了。」安田沒有理會大倉的話繼續包着他的腳,大倉也只好乖乖讓安田幫他包紮。

「為什麼村上總是看得那麼細微?還以為自己裝的很好的說。」大倉一下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因為村上比誰都留意我們,而且會擔心我們,就像…我們的母親。」安田笑着回應,不知不覺已經騎了在大倉上面。

「怎麼了?」安田用手支撐着,大倉不解的看着安田。

安田偷笑着漸漸靠近大倉,而大倉好像被固定了動彈不能沒有反抗,安田輕輕的吻上了他的唇。

一下子被驚嚇到的大倉大力推開安田,可是被推開的安田快要撞上床邊的床頭櫃,大倉又立刻伸手拉回安田,他躺了在大倉胸膛上,清楚聽到因為剛才的事而加速的心跳聲。

「大倉的第一次呢跟男生,對吧?」在演唱會中大倉說過他沒有和成員親過,所以安田就很想藉此機會想試一次,而且兩人認識那麼久,大倉應該不會介意吧。

原本呆着的大倉微微推開安田,忍着腳痛走到衣櫃拿了一套更換衣服給安田,另外拿了一套給自己。

大倉起身後一直背對着安田,他根本看不到大倉的表情,但從動作上稍微也感覺到對方有點生氣。大倉拿着自己的睡衣正想出房門時,停了下來。

「也是呢,安田的話對什麼人也可以的…」大倉聲音越來越小,他沒有待安田回覆便出了去。

安田好像有點明白大倉想表達的事,他一開始想走去開個玩笑但他發現大倉真的很討厭這種事。安田拿着大倉給的衣物去了洗澡,出來時也不見大倉,他回到大倉的房間也不見人,他躺在床上。這次玩得有點過火了。

安田在大倉的床上安穩的睡了整晚,聞着他獨有的氣味令安田很舒服。安田像平時差不多八時左右起了床,現在他很害怕,如果大倉真的討厭了他,那怎麼辦。

打算去梳洗時剛好經過客廳看見那人平穩的睡了在沙發,連右腳的繃帶也拆了,安田覺得自己真的被討厭了。

這時大倉剛醒來睜開看,看到安田在旁邊也好像平時發呆的表情說了聲早安,便去梳洗了。

大倉弄好了早餐,普通的一塊吐司旁邊放着三種果醬,原本因為今天放假打算睡久點,可是被弄醒了又好像睡不回,唯有起床隨便找點東西做好了。

他喝着咖啡看着之前買下沒時間看的雜誌,安田也梳洗好了,看到桌上放着一塊吐司和一杯牛奶這擺明是給安田的,可是安田還有點猶豫要不要坐下。

「你不吃嗎?」大倉見安田站了蠻久,隨口的問下。

「昨晚的事對不起!如果令你感到不快樂的話,我向你道歉…」安田鞠躬道歉着。

「嘛,算了。你吃完早餐我送你回家吧。」大倉站起身收拾好自己剛喝完的咖啡杯,回房換衣服。

大倉當司機載安田回去,在車上兩人也沒說話,應該是說找不到話題,令安田十分害怕,會不會是因為自己的錯失令大倉很討厭自己,雖然大倉口上說了原諒了自己,但安田始終不能知道對方真正的心意。

「到了,如果還繼續頭痛的話吃這個吧,」大倉從旁邊拿出一排頭痛藥給安田,並下車為他開門「好好休息。」

「謝謝你。」對於大倉的行動有點感到不知所措,明明自己是年上卻被年下的人照顧。安田普通的回了句便進了家。雖然有邀請大倉進去但他拒絕了,果然是被討厭了呢。

在他心目中我到底算是什麼?最多也只不過是好朋友吧。

那昨晚的那個吻又算是什麼?最多也只不過是開玩笑吧。

但我不想這樣下去,不要把我當成可有可無的人好嗎?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但這可會令我誤會,我會喜歡上你的…

在安田打開門時猶豫了一下,安田轉過身,看到大倉還沒上車,背靠着車門邊低着頭。

「對不起。」「對不起。」

大倉抬頭與安田對視了,同一時間說了句對不起,安田有點不解為什麼大倉要對他道歉。

安田想走上前問清楚時,大倉打開了車門想避開對方但卻不小心碰到右腳,吃了痛的跌倒坐在地上按着右腳。

「你怎麼了?」安田馬上上前看大倉,才想起大倉的腳昨天傷了,加上剛才還駕車了,應該忍了很久很痛了。

安田扶著大倉讓他先回家休息一下,拿出繃帶再為大倉包紮,這次大倉沒反抗沒說話,乖乖的坐在沙發上。

「對不起,明知道你受了傷還要你送我回來…」安田小心的包紮好大倉的右腳,抬頭有點愧疚的看着大倉。

「沒關係,反正也是這樣…」大倉裝作不在意的,其實他忍腳痛忍了很久,可是沒說出來是因為他討厭給別人麻煩。

「大倉,你討厭了我嗎?」知道是自己昨晚是過份了點,但也希望大倉不要討厭他。

「很討厭、」看到安田很傷心的樣子,又繼續說:「可是這樣的安田我很喜歡。」

「喜歡…?」安田一臉不解的看着大倉。

大倉沒有回答,用手固定安田的頭,閉上了眼睛,輕輕的吻了上去,安田沒有反抗,反而想吻得更深。

因為他也很喜歡,面前的人。

「我也很喜歡小忠的,所以不要再討厭我好嗎?」


【橫雛】溫柔

這篇很久之前作的

原本打算費了這篇

但是覺得有點浪費

所以還是放上來了

文筆 內容有點怪的

OOC (?)


吶…你的溫柔也可不可以分一點給我?

演唱會終於完結了,後台上每個人都說着等下去哪吃飯。但有一人卻一個人情緒有點低落的去了洗手間。

「Hina,你不去看看他嗎?他好像快要哭的樣子了。」看到橫山情緒因為某事件而比平時低落,涉谷不禁的問着村上。

「如果他不會自己處理的,我也幫不到忙啊。」村上覺得橫山年紀也不小了,安慰什麼的根本不需要,更何況他根本不打算安慰橫山。

「如果yasu不要我,我也會很傷心的…」大倉從後抱着身形比他小一號的安田,暗示着村上。

在洗手間的橫山全部聽到了他們的對話,或許也是自己太不會管理情緒吧,橫山讓自己打起精神,不要讓人擔心。

「大家,等下去哪吃?」橫山出了洗手間,充滿精神的問着成員的意見。

「今晚我約了小內,對不起再見。」錦户早早收拾好了用品,交代了話後急忙的走了。

「我…已經和大倉約好了。」安田牽着大倉的手,示意兩人也沒有空。

「不用看,Subaru今晚要和我一起。」看到橫山正看着某家戀人的丸山,立刻回覆了一句。

「那Hina呢?」橫山走向村上,存有希望的問唯一還沒回覆的戀人。

「今天不行。」村上沒有說要做什麼,就只是說不行。

在場的另外四人有點愕然看着兩人,明明沒有約的也故意作理由拒絕橫山,就是為了讓兩人可以一起去吃晚餐,機會也給了,為什麼村上還是拒絕?

「那好吧,今天辛苦大家了,今晚好好休息吧!」橫山沒多說什麼好常的總結了句,隱藏自己真正的心情,展現自己平時的笑容。

大家都雙雙對對的走了,現在剩下村上和橫山兩人,其實橫山一直心不在焉,他搞不懂村上怎麼了,以前每次一起下班的話,除非對方還有別的工作,不管是生氣或不滿也好,村上一定是跟橫山回去。橫山走近正在整理東西的村上身旁。

「Hina你在生氣嗎?」橫山用一雙無辜的眼睛看着村上。

「沒有,那我先走了。」村上趕快的收拾好東西,沒表情的回應橫山。

「為什麼要這樣啊?我完全搞不懂啊?是我做錯了什麼嗎?為什麼我不知道的?如果是的話,那Hina一定很氣了。」橫山心裡OS着。

之後的幾天剛好有固定番組拍攝,但平時很愛吐槽的村上也少了吐槽橫山。

察覺到這情況的丸山一直在緩和着現場的氣氛,弄得好像跟平時一樣沒事發生。有試吃時村上也好像故意不走近橫山。

終於算成功的拍攝,回到休息室錦戶因還有電視劇拍攝早早離開了。剛好到了午飯時候,橫山像平時的問着大家一起去哪吃飯,大家都以工作、約了友人的理由拒絕了橫山。

「Hina呢?」橫山看了看一直沒有說話的村上。

「我不用了,那我先走了。」村上不知不覺間已經收拾好東西,帶上帽子、口罩離開休息室。

「為什麼又是這樣的?Yoko你做了什麼得罪了Hina?」待村上走了,安田不解的看着橫山。

「我自己也不知道…或許是他對我某種的懲罰吧。」不解的可是他橫山耶,問他他也不會知道。

「那你沒打算追上去的嗎?」大倉提出自己常用的方法,但橫山亦沒有打算挽留村上。

「話說我昨天我跟安田喝酒時看見Hina跟相葉一起。」涉谷好像突然想到一件很嚴重的事般,有點驚恐的說着。

「他倆共演過而且關係那麼好,在一起也不足為奇。」就像大倉也跟相葉共演過,一起去喝酒沒什麼大不了。

「但、但…」當涉谷想繼續說時,被安田封住了嘴巴。

「沒什麼了。」好像有事情隱瞞着,安田只是以笑帶過,並在涉谷耳邊悄悄的說:「那件事絕對不能對Yoko說的!」

「Hina會不會是不喜歡Yoko了?」丸山沉思了一會。

「「沒可能!」」涉谷和安田一口咬定絕對沒有可能。

「嘛,順其自然好了…」完全不像橫山原有的作風,他好像沒了以前那種高昂,反而是優柔的回應着。

其實涉谷和安田看到相葉和村上那一晚,橫山也在場看到,村上和相葉兩人在吧台喝得有點醉,橫山也不想打擾兩人所以沒有上前打招呼。

可是他們都看到了相葉吻了村上臉頰,而且之後也沒有尷尬的氣氛,橫山不能肯定是不是酒精導致的,不過他還是相信村上的。

這之後橫山有時發短訊給村上時,村上也是說沒空,像是想打發走橫山的那樣膚淺。

橫山也不想給太多束縛村上,事事都要自己管,他知道村上也不會願意。

這天橫山少有的病倒了,身為關八的大家長居然病了,還好今天休息、沒有拍攝。覺得自己不是病得很嚴重所以沒特別去看醫生,橫山想村上可能今天也沒空,所以亦沒去煩擾他。

結果橫山還是投降了,他又弄翻水又打倒了鍋,最後還是決定出去買碗粥算了,出門口時才發現外面有點冷,懶得回去多穿一件的橫山,沒有理會的前往去買粥。

吃完了粥,橫山覺得有點累便回了去睡,連丸山傳送了許多短訊也沒有回覆。稍微有點擔心的丸山直接打了電話給橫山。

「喂…」剛睡醒而且帶少許感冒的橫山接了丸山的來電。

「你現在才接,害我以為你死了耶。」丸山一直擔心着橫山到底怎麼了,聽到了他的聲音又放心了少許。

「對不起,因為有點感冒睡了許久。」橫山坐起身伸着懶腰,打起精神的回應着丸山。

「沒事就好了,明天有個特備節目提醒一下你,感冒就休息多點吧。」關心着橫山的丸山,帶點玩笑的跟橫山說再見。

掛了電話的橫山再次躺在床上,剛才跟丸山的精神已經用盡了橫山最後的力氣,他也不想要別人擔心他照顧他,那裝出來就好了。

橫山打起了精神,有點口渴想去廚房倒杯水,下樓梯途中橫山好像有點無力的踏錯了扭到了腳踝跌坐在樓梯,還沒睡醒又再一次被睡魔打倒,靠着牆睡了在樓梯。

另一頭的丸山還是有點不放心,但自己現在也比較難抽身,所以叫了村上去看看橫山。

因為之前橫山已經給了村上自己家的鑰匙,所以沒有按門鈴的進了去,進去之後便看到了橫山倒了在樓梯,還好沒有滾下去。

村上馬上脫掉鞋子,走去橫山身邊,走向橫山時便能感受到他不尋常的溫度,他扶起橫山回房,拿了毛巾和水。

「對不起…」醒來的橫山看到村上在旁邊,獨自道起歉來。

「你這個笨蛋,病了也不說。」村上像平時般用同一力度打橫山的頭。

「不想要人擔心嘛…」一個人獨自承受也許好過幾個人擔心。

橫山坐了起身沒有說話,村上倒了杯水連感冒藥給橫山:「你還在發燒,休息一下吧。」

「我發燒?!是真的耶。」橫山摸了摸自己額頭,有點被頭上温度嚇倒了,自己亦完全沒意識到自己發燒了。

「我等下還有事做,你自己好好休息吧。」面上一點表情也沒有的村上起身離開時,手卻被橫山拉住了。

「工作加油,不要熬壞身體!」橫山充滿精神的對村上擺出一個招牌笑容。

外面突然下起大雨來,橫山躺在床上看着窗外,一下閃電,已經能猜想到下一刻會打雷。橫山突然起了床,換上便服急急忙的拿走傘向村上家的方向跑。他記起了,那個人,害怕打雷。

「叮咚…」急着出門口的橫山沒有帶鑰匙只帶了一把傘,連手提電話也沒帶。

「是…你為什麼在這?你不是應該好好的去休息嗎?」村上打開門看到橫山有點濕的衣服,好像有點意外。

「我、我怕你會害怕打雷…所以來了。」因為是跑過去的關係,有點喘氣。

「哦…是嗎?」村上冷淡的反應,好像根本就不知道有打過雷的樣子看着橫山「嘛,好像上次翻新家裡時,換了隔音的牆壁,所以可能沒有聽到。」

「沒事就好了。」橫山看到村上的微笑好像放下了心頭大石,放心了許多。

「Hina!」家裏一把男生的聲音帶點驚嚇的叫着村上的別名。

「對不起,我好像打擾到你了,我先回去了…」橫山認得出是相葉的聲音,抓了抓頭髮正想離開,村上拉住了他。

「別走!我還有話想要對你說…」村上示意橫山進去家裏客廳,待橫山坐下了後,村上走了去廚房「你在客廳等我一下。」

在客廳等久了,橫山不知不覺的睡著了,雖然說因為村上害怕打雷可能會有事,但現在有事的可是自己。從早上已經病了,現在還在發燒,剛剛去村上家時,橫山也覺得自己身體很重。

就是為了那個人,重要到連自己的身體也可以不管…

「yoko,yoko…」村上輕輕推着橫山,也能感覺到橫山的溫度不是普通的熱,拿了冰袋放在橫山頭上。

「嗯…」橫山也感覺到有點辛苦,沒有力氣。

「笨蛋,發燒了還冒雨跑來,你傻了啊?」這次村上沒有打橫山的頭,反而是輕輕撫摸着。

橫山沒說話,看着村上有點生氣的樣子有點可笑。橫山慢慢坐起身,接過村上拿着的藥和水,有點難受的吃掉了。

「很想睡覺…」沒力的身體增加了睡意。

「去我房睡一會兒吧。」

村上扶着橫山去房間,讓橫山躺在床上,一下子橫山連村上也拉倒了,橫山半邊身體都壓着村上,因為體重關係,村上只好乖乖被壓在床上,斜看着橫山可愛的臉孔,不知不覺的又跟著睡了。

「yoko…」村上牽着另外一個人的手,那兩人很親密的樣子。而村上和橫山的距離很遠,橫山追不上,追不上他倆之間的距離。

一下子從夢中驚醒的橫山,發現村上就在身邊,他很想緊緊的抱着面前的人,但始終也是做不到,不是沒有力氣,是沒有勇氣,淚水不爭氣的慢慢流下來。

「yoko?」因橫山的舉動被弄醒了的村上看到了面前的人,眼睛紅紅的。

「哈哈哈,我怎麼會哭了…」橫山起身不停的擦乾眼淚,苦笑着自己。

「對不起…」村上撫摸橫山的頭,但卻安慰不了他的心。

「算了,我知道的。如果你開心的,你可以不管我啊。」拍着對方的肩,卻感受不到他的感情。

「是啊,我現在很不開心啊。」村上假裝生氣的繼續說:「我喜歡了別人,不要yoko了。那個人是這樣想的吧?」

「…」橫山沒有回應什麼。

「可是呢,這一切都是為了那個人喔。我去請相葉醬教我麻婆豆腐了,因為那人最近好像喜歡了吃辣的,想讓他吃新的菜單。那人還怕我害怕打雷,生病了還冒雨跑來結果病得更嚴重了。」

「…」聽了這番說話,橫山鬆了口氣,但卻說不了什麼。

「所以啊…不知道那人還會不會吃我弄的麻婆豆腐呢?」村上露出了他的八重齒笑着等待對方的回應。

橫山沈默了一回,沒有回應的轉過頭吻了下去。

「可別把我也給傳染!」分開那個吻,村上開玩笑的pia了橫山的頭。

「到時候就讓我照顧你吧。」橫山乘機再吻了一下。

「喂!」


「好吃嗎?」

「咳…好吃、咳…hina煮的都好吃、咳!」

「笨蛋!咳成這個還吃!」

「因為是hina煮的嘛、咳咳!」

「傻瓜…」

【丸雛】副駕駛

來一個單篇的~😌

然後就開不了腦洞XoX


在一個一片漆黑的露天停車場,一輛輛不能分辨顏色的車子。村上在那走着,找個人載他回家。可是周圍黑漆漆的,根本看不清,可是村上一直走着。隱約中好像看到了一扇打開了的門,應該會有人在哪兒吧,走了上前。

「可以載我回去嗎?」村上對這人有種不能解釋的熟悉感,可是他看不清他的臉。

那人關了車門,好像聽不到村上的話走了,不一會兒,對方回頭走回來。

「我載你回去。」那人說。

轉眼間,村上已經坐上了車子的後排。

「吶,為什麼不讓我坐副駕駛位?」村上很好奇的問對方。

「因為那個位置是留給我重要的人。」


「信醬?」安田走進休息室看到村上一個人坐在沙發睡覺,原本不打算叫他起身的,但村上的樣子漸漸變得很辛苦的,而且又冒着冷汗,結果安田拍醒了村上。

「yasu?怎麼了?」村上醒了,揉了揉眼睛看清面前的人。

「發惡夢了嗎?都冒汗了,不要緊嗎?」安田坐近給村上杯溫水,溫柔的問候、關心着他。

村上想起了剛才發的那個夢,勉強的笑了笑「不要緊,只是發了個很奇怪的夢。」

安田不解的側着頭,疑惑的看着村上的笑臉,但村上並沒有接着說下去,安田也沒有追問下去。告訴了村上等下約了丸山去吃飯,便早點收拾好東西便出了去。


「maru你真的好奇怪,從來都不讓我坐前排的,都不知道是不是有些奇怪的東西藏在那不想我看?」安田坐上一丸山的車,便開始埋怨着丸山。

「沒、沒有啦,我只是覺得yasu喜歡抱着自己的東西,坐前排不方便啦。」聽着安田的話變得有點慌張的丸山,急忙的解釋着。

「是嗎?那我放下東西,坐到前面可以嗎?」洞悉到丸山的謊言,安田便逗着他。

「不、不、這樣不好啦,又上又下的好麻煩的!」反應突然變大了的丸山尷尬的笑着。

安田意味深長的對着丸山笑,這樣的丸山就算平時多麼不懂氣氛也好,也能知道他堅持不讓‘其他’人坐的理由。

「說起來今天的信醬怪怪的。」

這是安田在和丸山吃時說的,丸山聽見立刻問了安田許多關係村上問題,讓安田也沒法專心吃飯。結果安田讓他自己去問村上,免得丸山麻煩。

今天和安田逛完,很早的就回了家,家裏開了一盞橙猜想着村上應該在看電視?打開門,沒有人上前歡迎他回來,沒有一點聲音。悄悄的放下鑰匙,脫掉鞋子走到客廳,有見村上卷成一團睡了在沙發,沒有開電視,靜靜的,就像一幅畫。

而還在夢鄉中的村上,還是發着和之前相同的夢,他還是只坐在後排車,但他這次坐在那,多了一份要哭的衝動。

丸山見村上睡得很熟,拿了被子為他蓋上,默默地坐在地板上看着他安靜的樣子,丸山不自覺的把手放上他的頭,輕輕撫摸着他。

「唔…」村上感覺到有東西阻礙着他,微微張開了眼睛。

雖然眼睛因為剛起來看起來矇矇的,看不清,但是他知道面前的人就是丸山,便上前抱着他,雙手圈着對方,頭放在對方的肩膀上。丸山呆了的看着這人,平時怎樣也不願意撒嬌的村上,現在居然主動的投懷送抱,今天的村上真的有點怪。

「信醬今天怎麼了?剛才yasu也說到你今天有點怪耶,是發生了甚麼事了嗎?」丸山溫柔的伸手輕輕掃村上的頭,再調好位置,好好的把村上靠在自己的懷抱裏。

村上只是低下了頭,靠着丸山,沒有正面的看着丸山,任由他抱着自己,迷糊中村上說了句:「喜歡。」

「你哭了?」丸山聽得出那句帶了點哭腔,而且衣服也開始濕濕。 躲在頸窩的村上沒有回應,只是回避着丸山的目光。

大概最近太累了吧,或許發生了甚麼傷心事。那既然村上也不太願意說,丸山也沒有強迫他說,反而給了他空間去發洩。

「我肩膀可以讓你靠着的!」

心情開始平復了也清醒了,才發現自己居然做了這種事,聽到這句話意外的令村上放下了工作的負擔,吻上了丸山的唇:「謝謝你。」

還在想着村上反常原因,並沒有看到村上一早跑了去洗澡。丸山只好先開電視看,看到以前的番組,丸山負責駕駛,村上則在副駕駛位指導着。雖然村上的語氣是有點暴躁,但他卻很喜歡,不然他也不會那麼主動向這個「魔鬼教練」表白。

剛洗完澡換上一件有點寬鬆的T恤,頭還搭着一塊毛巾,看到電視正播着的番節,又想起那個令人不解的夢,村上坐到了丸山旁邊。

「你的副駕駛位…有留給誰嗎?」

丸山有點疑惑問這問題的村上,但沒有懷疑的回答了他。

「我的副駕駛位只留給重要的人,而那人……就是你!」


【倉安】草莓(五)

沒有重復看過,不知有沒有錯字

歡迎來找錯字XDD ((誰那麼無聊啦

沒什麼動力啊~~~~~~~~~~~~~~

誰來打救我→_→


「tacchou你好厲害耶!」看着廚房裏的大倉,安田不禁驚嘆一聲。

剛才安田趁沒下那麼大雨,到了附近的超市場買了煮咖哩的材料,而大倉則乖乖的在家等着安田回來。

安田回來準備洗菜時,倒翻了水又撞跌了碗盤,大倉看不過眼,嘆了口氣放下拐杖,拖着腳走向廚房處理。

「你不是想煮咖哩的嗎?為什麼沒有咖哩粉的?」大倉認真的整理着安田所買來的材料,才發現沒有咖哩粉。

「啊、對不起…我現在就去買。」安田正想出去卻被大倉拉着。

「現在那麼大雨,家裡應該還有的,我先找找吧,你出去等我吧。」大倉推了推安田出去,獨自的在廚房找着上次煮咖哩用剩的咖哩粉。

安田不好意思的看着大倉,走出了廚房坐了在客廳,抱着抱枕坐在沙發看着電視。才沒半小時就從廚房傳來咖哩味,安田走去廚房看到大倉正在試味。

「快好了,再等一會兒吧。」大倉看到了安田笑了笑,安田先拿了餐具放在餐桌。

安田坐在餐桌旁,偶爾想起小時候和大倉的事,明明自己比大倉還要大,但每次也要大倉幫忙。

「睡着了?」大倉端出兩碟咖哩飯放在桌上,看見沒甚麼反應的安田以為睡了,手搭到安田的頭上,掃着他柔滑的頭髮。

「我才不像你!那麼容易睡…」安田笑着,但心裏卻有一絲顧慮。

本來以為好久沒見應該好多話想說的,但兩人坐在一起卻找不到甚麼話題,應該是說他們不知道怎樣面對對方。不知道互相介懷着的是甚麼,不知道小時候的感情到現在有沒有變過。

「吶,對不起!」這句話是大倉說的,他低着頭看着面前的咖哩飯「那麼久才找回你。」

安田呆着看面前的人,口裏還有沒吞下去的飯:「&@?×※#%£€$¥」

「哈哈,yasu好可愛!」大倉看到安田的反應立刻掛上了笑臉,眼看着面前的人,想起了許多以前兩人的回憶和感情,至少他覺得自己對安田的感情由分開那一刻開始就沒有變過。

「tacchou?」安田不明白,明明走的是自己,該道歉的是自己,面前的人卻說得像一切因他而起的樣子。其實安田自己也很不爽,特別是對大倉故意來找他這件事。

食過晚飯,安田替身負腳傷的大倉負責洗着碗筷,快速的洗好了碗筷的安田出了客廳不見有人,只能聽見電視機節目的聲音,他去了找大倉的同時探究着這房子。

「這裏應該有兩間房才對……」

經過洗手間、走廊,找到了兩間房間。安田之前住的那一間和這個間隔差不多,要找應該不太難。當中有一間房的門有一個小窗口本應能夠看到入面的,但被人用紙封着了。當安田正想打開這門時,立刻被大倉阻止了。

「不要進去!」沒有語氣起伏,冷冷的,在大倉臉上看不到任何表情,不像平日傻乎乎的大倉,好像有點生氣的。

「知、知道。」被大倉的行為嚇到了的安田,還沒反應過來便被大倉拖進了去另一間房間。

一個寬敞的房間裏只擺放着一張雙人床、大衣櫃和放着電腦的書桌,單調得很。

「今天我倆一起睡吧!」

*待續*

【倉安】草莓(四)

想了三天 打了一小時

快點稱贊我吧XDD ((不要臉


丸山跟大倉也是高中同學,畢業後兩人一起工作。高二那年丸山因家裡問題留級一年轉到了大倉的學校和他同一班,丸山在班上被認為是一個怪人,沒有人能猜測他的下一步是什麼,像是謎一般的人,一開始班上的同學都不太想跟他做朋友。

不管在什麼時間,丸山面上還是常常掛笑容,十分樂天,旁人怎樣說也改變不了他,偶爾還會有甚麼搞笑段子般的東西出現。

而那時候的大倉不喜歡說話,不管什麼時候都在發呆、睡覺,在班級上卻很受歡迎,被告白的次數很多,但他全部都拒絕了,也曾經說過自己有重要的人,那時個個都以為他是有女朋友的。

丸山對大倉有點好奇,一步一步的接近他,大倉好像很難的去相信一個人和他做朋友,過了大半年才得到大倉的電話號碼。

「大倉是在害怕嗎?」只有丸山真正的感覺到大倉的恐懼,不管是對什麼事也好。

「只是害怕再次失去…」對,他不想再相信任何人,感情好只會在分別時更痛苦。

大倉對丸山放下了戒心,說了許多關於他和yasu的事,整件事大倉也沒有跟丸山說過yasu的全名也不知道他的性別,當時在丸山的角度上看,他真的以為yasu是女生,直到看到了真人。

丸山曾經聽說過,大倉在初中時期很胖的,丸山猜測那應該是因為安田的離別,他發現原來安田的影響力真的很大。


「他說過一定要再見回yasu,因為yasu是不可取替的。」丸山說完拿了桌上的水喝,對於大倉能找回安田有點替大倉高興。

「Maru你…喜歡tacchou嗎?」安田在丸山眼中莫名奇妙的好像看到了一絲悲傷,他知道指的亦不是朋友的喜歡。

「不不不,我怎會喜歡大倉,我可有戀人的。只是有時候看到大倉會替他傷心…」對於大倉的感情一直也是好朋友好同事,更沒可能會有進一步的感情。

「對不起!」安田合上手表示不好意思。

「沒關係,我要先走了,替我好好照顧這位經理,麻煩了。」丸山無奈的看看睡著了的大倉,拜托安田照顧便走了。

安田送了丸山出門口後,回到大倉已經醒了還在揉眼睛:「Maru走了啊?」

「誰怪你只會睡!」安田重新坐回大倉旁邊。

「那晚飯怎辦?」大倉摸摸肚子,好像整個下午也沒有吃東西。

「你只顧吃的啊?」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