ジャニーズ E-Girls
只要是日系都是我喜歡

【橫雛】。(下)

接上一篇 ((手機版不會弄連結
剛發現我有88粉絲了😉😘
謝謝大家支持 我會努力寫文的
結局一如既往的馬虎 隨便 突然
8uppers設定 OOC

每次接到委托,Jacky都會徹底的調查對象及內容,這次卻發現了一些驚人的事。剛好任務前一天,Jacky收到了委托要求他一個人出來見面,起初也有少許可疑。但當時其他人都有工作在身,Jacky不想麻煩到他們便一個人去了。

Jacky和委托人面對面坐在一間挺高級的餐廳,對方看上去十分瘦弱衣著卻十分整齊。

「相信你已經知道Ace的事吧。」對方單刀直入,一來便說了重點:「那以你那麼聰明應該知道遊戲規則吧?」

「如果我幫你盜取了,你就會告訴我全部對吧?」Jacky不屑的看了對方一眼,沒有很直白的話句,但他很明白對方在說甚麼。

「當然,不過你需要帶上Ace,不然很難成功。」對方勾起奸詐的笑容,推了面對的水給Jacky:「喝下去。」

附近站着多個黑衣人,面前這杯水亦不會是好東西,但Jacky知道自己不能拒絕,只好喝下去,再離開時發現旁邊有一瓶東西,裝作掉了東西撿起放在口袋。對方有意傷害Ace,Jacky想只要自己能好好保護他,應該不會出事。

還好出門時讓Ace做好安全措施,帶上避彈衣。Jacky在出門的一刻都很後悔自己為甚麼接了這委托,就算知道Ace身世又如果,他受傷了怎麼辦。因而在任務中Jacky提起十二分精神,在Ace中槍那一刻,Jacky幾乎是絕望了,他照顧了他們那麼久卻沒能好好保護他們,雖則有做好防備,但卻令Jacky很疼心。

「沒事的,我明天會再見他們。」Jacky對Mac他們笑了笑,他沒有事實的全部告訴他們,只是簡單說自己被人捉住喝了毒藥然後被威脅了。

「我陪你去!」一旁的Johnny自告奮勇的說,Jacky卻搖搖頭阻止他了。

天色也夜了,大家今天也折騰累了,一早便回自己房間。唯獨Arsenal拉住了Jacky一臉擔心的樣子,對方回了自己一個笑容:「沒事的!」

翌日早上,Jacky趁大家還沒起床便到了之前那間餐廳,對方把一個牛皮紙袋放了在桌上,推到Jacky面前。Jacky拿起紙袋確定入面的東西,一旁的保鑣便用槍對住他的頭。

「你認為我能走進那公司,就不能打敗你們?」Jacky用着輕鬆的口吻說着,對方好像被反威脅似的樣子。Jacky一早就知對方沒有心交文件,只時順順對方意而己。

餐廳門口傳來一聲巨響,Jacky趁對方沒專心,便一下用長腿踢走對方的槍,男人衝到Jacky旁邊踢開了想偷襲的人,兩人收拾好旁邊的保鏢,綽綽有餘看着委托人。

「對我們不好,你們亦不會有好下場。」Mac站到Jacky身旁,拿下文件袋。看到對方失落的樣子,便拉了Jacky離開。

回途中Mac打開了文件袋看了一眼,沒說甚麼只是露出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Jacky看到這樣的Mac也知趣的默默跟在後頭。

「很想知道嗎?不顧後果,不像你的風格喔。」回到始末屋其他人還沒起床,Mac只是放下文件袋坐到沙發上,Jacky只在一旁站着像是個被受罰的學生,可是他三十出頭了,他可是有思前想後的。

「所以我有讓Ace好好穿上避彈衣啊,也平安的送他回來,現在也沒事啊!」Jacky正直的反駁着Mac,不甘心被Mac指責。

「那你呢?你就可以不理?」

Mac都知道Jacky想讓小的知道自己的身世,他們還沒成熟的時候,還想着長大知道自己的父母在哪。現在也三十多歲了,Mac也看開了,找到又如何?那些父母可是因沒能力而拋棄他們,他們能怎麽辦,找到了又如何?

Mac站了起身面對Jacky,毫不遲疑的抱住前面的人,說:「他們不再是小朋友,對自己的身世已經不在乎了。別再冒這些險,我會擔心的……」

沒錯,昨晚打的人是Mac,現在說擔心又是Mac,Jacky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仼由對方抱緊自己,自己把頭剛好靠在對方的肩頸:「嗯……」

「對不起,我昨天衝動了,我很擔心你出事了我怎麼辦。在這裏只有你能給我依靠、陪伴著我,我不想你就這樣離開,不管是作爲家人,還是我最重要的人。以後別自己一個人想,有甚麼事可以跟我說的。」還好不是面對面,要不然便讓Jacky發現自己臉紅得很嚴重。

「嗯……」Jacky聽到對方的心聲,放下自己原本的堅強,埋在對方的頸窩哭了起來,把自己一直以來敝在心的委屈發洩出來。

聽Jacky哭了,Mac亦輕撫着Jacky的背:「以後可以多點依靠我啊。」

「對啊,喜歡對方就好好保護他啊!」一直躲在一旁的五人走了出來,Ace故意大聲的說道。

「甚麼啊?」Mac沒有放開抱着Jacky的手,反而讓Jacky扭到另一邊,不讓他們看到。

「都說了是最重要的人,還不是愛?快點在一起啊!」

「都抱得那麼緊了,要不別放開?」

「好吵!」聽到他們三言兩語的說着自己,只能大叫一聲讓他們靜下來。

「Mac,我喜歡你喔。」這時Jacky一臉正直的抬頭看Mac。

「你…」一時之間Mac也不會反應只是紅着臉。

「Jacky也說了Mac不作點表示嗎?」一旁的五人又因Jacky的一句話起哄了。

看着面前這人,下垂眼裏像是擁有整個星團,有着虎牙的尖峰卻一直溫柔的,Mac毫不猶豫的抬起了對方的下巴親了上去。

「啊啊啊啊啊」

「知道你們相親相愛啦!」

「好閃!」

*完*

【橫雛】。(上)

懶~~~~~~
又分了上下章了→_→
作了好久的文
讀化學但成績好差
所以文中的某部份 我也是隨意寫
別較真QAQ
暫時無題 應該是橫雛(?)

*8uppers設定*

這晚,Jacky接了任務帶了Ace一起去。原本Mac十分反對Jacky帶Ace去,因為那個地方十分危險,只要有少許差池,小命也不保。雖然Ace看似有能力應付,但對於視力稍遜的他,這個任務的確有點難度,可是Jacky偏偏要指明要Ace。

「有甚麼事,我會負上責任!」

正當他們把資料複制時,Jacky感覺到有人遠距離看着,他拍了拍Ace讓他做好要跑的準備。

「砰!」還沒反應過來的Jacky便看到Ace右腹中槍倒下了,Jacky冷靜下來,把剛好複制完成的USB拔出,趕緊抱起Ace離開那地方。

可是中途Jacky腹部感到一陣劇痛,他用盡自己的氣力先抱了Ace上車,自己坐在駕駛位按着腹部,無聲的吶喊着,很痛。

任誰都說Jacky忍耐力很強,他憑着意志任何事都不會難倒他。他深呼吸了一會,看到在旁邊的Ace,他決心至少要送到Ace回去,便立刻提起精神專注開車。途中他打了個電話通知了Mac他們。

「那傢伙以為自己是神嗎?」Mac收到了通知後,發了火似的一直罵着Jacky,沒有一人回應他,只是默默的等他倆回來。

Mac視Ace為弟弟,十分疼愛他,即使Ace怎樣責怪自己、恥笑自己也好,也無減Mac對Ace的感情,只不過是因為常常要照顧他而產生的親情而己。但他對Jacky的感情別於Ace、別於其他人,他不想去弄清楚,亦打算讓自己收好這份感情。

當Jacky抱着Ace進來的瞬間,Johnny接過Ace把他放了在床上,待Toppo看一下傷勢。Mac走到Jacky面前摑了他一巴,啪的一聲很清晰,其他人轉身看着Mac和Jacky兩人。Jacky臉上開始有點紅,頭髮、衣服因為趕過來而亂糟糟的,看上去狼狽不堪。

然而面對Mac的行為,Jacky沒有反擊,只是默默的走了出去。一片寂靜,其實Mac對自己的行為也十分驚訝,卻裝平靜的問:「Ace怎樣了?」大家才回過神,Toppo繼續看Ace的傷勢,而Gam則跑了出去,打算追回Jacky。

Jacky出了門口,痛楚慢慢的湧上,和剛剛的痛一樣,他痛得停了下來蹲下身子按着肚子,忍受着猶如撕裂般的痛楚。想減輕痛楚而不斷地深呼吸,但呼吸開始因此而加快,反而變得辛苦了。

Gam一出門口便看到蹲在地下大口大口喘着氣的Jacky,立刻上前輕輕掃着他的背。

「怎麼了?我扶你回去吧!」Gam一臉緊張的想扶起Jacky,手卻被Jacky推開了。

「不、不用…我沒、事的…」正想推開了對方的手,Jacky便剛好倒了在Gam的胸膛。Gam看到這樣的Jacky馬上抱回去了。

因為Ace出門前有穿Jacky給他的避彈衣,只是流了少許血,擦傷了少許,因為當時衝力大力加上最近休息不足才令他暈倒,現在傷勢亦沒大礙,進來時已經清醒了不少。

「Toppo!」抱着Jacky的Gam剛進門便大叫着,隨便把Jacky放了在沙發上。

Mac看到Jacky因為痛楚而很眉頭緊皺,不清楚發生甚麼事的Mac一下心急起來,剛才衝動的行為,讓他心裡開始自責。

「Jacky怎麼了?」Toppo問着Gum。但他答不上,只知道Jacky很痛苦。

「Jacky應該是腹部很痛,剛剛救我時也是這樣的。」躺在床上的Ace回應着,把自己依稀記得的事告訴了Toppo。

「會不會是吃錯了甚麼?」

「不會,今天我和Jacky一起去吃拉麵的,我也沒事。」Johnny沉思了一會回答道。

單靠這些,根本不能知道Jacky怎麼了,更不能隨便去救他。只好等待Jacky醒來,問個究竟。

和Jacky有少許距離的Mac離遠看着Jacky,察覺到Jacky口袋中有一瓶小小的玻璃瓶,上前拿了出來。上面寫着英文,雖然Mac英文很差,但他大概知道這瓶裝的是甚麼東西。

「他應該是吃了這個,氯化鋇。」這是有毒的化學物品,市場上很難得到,從Jacky口袋中拿出來的,不禁令人猜測Jacky的目的。

「可是我們沒有硫酸鎂或硫酸鈉,又不能到醫院洗胃,怎麼辦?」解藥甚麼的也沒有,只能眼睜睜的看着Jacky這樣嗎?

這時Jacky迷迷糊糊的起了身,用力的搖頭讓自己清醒點,一旁的Toppo馬上扶着Jacky,還想讓Jacky先好好躺着,Jacky輕輕的推開了Toppo。

「你們別管我。」Jacky不讓他們跟着,他們只能看着Jacky徑自的走向廚房,他拿了一個大大的水杯,裝滿温水一口氣喝了便去了洗手間。

大家都能猜想到Jacky要做些甚麼,Mac便上前扶着Jacky,這次Jacky沒有推開他,反而靠着他。

「幫…我…快」Jacky的痛楚一直沒有散去,但他仍然用意志的堅持着。

Mac扶着Jacky站在馬桶前,把手指伸到他的口腔內部,刺激着咽喉,Jacky一下推開了Mac的手,低下頭嘔吐着。

旁邊的Johnny遞上了一杯水,Mac拿過水來餵着Jacky喝,待他喝完便再伸手指進他的口腔裏,重複着這幾個動作。站在旁邊的都皺着眉頭,一臉擔心的看着Jacky。直到Jacky吐出的和水一樣清澈,Mac便用毛巾幫他抹乾淨扶他到沙發坐。

「Jacky,發生甚麼事了?」Toppo在一旁擔心的問道,亦遞上了一杯牛奶給他保護胃黏膜。

「被威脅了吧?」Arsenal沉着臉用低沉的聲音問道,Jacky雖然不太想回應,但還是點點頭。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