ジャニーズ 48G E-Girls
只要是日系都是我喜歡
8團 黑紫擔 V團團擔 Jwest黃擔 A團紅擔 KUT-TUN團上田擔 Jump yuya擔 Jr.中喜歡six tones 還喜歡yara

【橫安】愛麗絲(未完待續)

這篇沒信心寫下去
有了概念卻寫不出來
有人看才續寫吧

#

安田章大,從小便有一種特別的能力,他能倒回前一天重新開始,但這並不由他控制。在他七歲那年,一直陪伴他長大的奶奶心臟病發去世了,那時他還沒反應過來,心裏還有很多話對她說,然而他只能坐在醫院搶救室哭泣。

回家睡了一覺以後,起來發現是奶奶在叫他起床,轉頭看那日歷停留在奶奶去世那天,他裝着甚麼也沒發生,接受了奶奶還沒死的事實。從早上摔了一跤開始,每一件小事像是提醒着他,但是他還是沒有及時對奶奶表達自己的感情。

安田沒想到之後的一天仍然還是奶奶叫他起床,在原本要摔跤的地方小心翼翼的走過去,這刻他終於知道自己要做的事,他趕緊跑去找奶奶:「奶奶謝謝你一直照顧我,即使你走了我也會好好的生活,學會獨立,所以不用擔心我的!」奶奶安慰的笑了笑,撫上安田的頭。

「謝謝你。」

#

安田父母在他十五歲左右時因爲車禍而死去,卻一直沒親戚願意收留安田,最後他的表親租了個單人公寓,每月給他生活費,讓他一個人生活。一直嚮往自由的他倒是不介意,那能倒回前一天的能力也不常發生,但為了提醒自己,床頭一定掛着一個月歷,每晚都要劃一劃。

出了社會以後,他沒有固定的工作,只是偶爾寫曲買給唱片公司,那剛好能維持他的生活,若是有想買的東西便會到家附近的便利店打打工,賺多一點的金錢。

從高中認識的前輩村上信五在畢業後也常找安田吃飯,村上一直不明白安田為甚麼不好好工作,人要有大志賺一筆錢才行,村上是這樣想的。即時被這樣說,安田還是保持自己的一貫作風。

#

這天,安田去了唱片公司交曲譜,不幸的獨自困了在公司的電梯,待了十五分鐘才被消防人員救出來,還好沒有受傷不需要去醫院。

回去時經過商店街遇上服裝店的大減價便進了去看,看中了一頂帽子和淺色碎花的連身長裙,安田毫不猶豫的買下了。

回到家洗了那淺色裙子,卻不小心和深色衣物一起洗了,染上一層深藍色與原本的碎花一點也不合。安田無奈的把新買的裙子收到衣櫥底。

冰箱裏的食物都吃得七七八八,安田便去了超級市場入貨,經過熟食試食的攤位被煮食用的油反彈到純白的衣服上,那店員好像沒留意到,安田低頭看着那污漬想:今天是黑色星期五嗎?

拿着一個月存貨的食物,安田並沒有很吃力,快到了公寓樓下門口時,看到了一個白色皮膚,頭髮稍微蓋過眼睛的男人,瘦削的身材穿上黑色西裝,吸引了安田的目光,突然覺得自己的行為失禮了,便馬上低下了頭走,經過時男人叫停了他。

「你認識他嗎?」男人用平淡的語氣,手拿起一張相片,相片中的男人臉上有很多痣,還有點歪歪的,但蠻很帥氣的。

「嗯…」安田盯住照片,想了好久,他好像見過又好像記錯的樣子:「對不起,我沒印象。」便離開了。

回到家整理着食物時安田拿起了一個秋葵,回想着自己有沒有買過,卻想起了另一件事:「秋葵…秋葵…那傢伙不是大倉忠義嗎?」

大倉忠義是安田念高中時的同學,他們不是同班亦不是很熟識,只是每次在圖書室溫習時都會看到大倉正在睡覺,還有很多追求者守在圖書館看他,印象沒有很深,卻讓他想起了。最近也聽說大倉有在做模特兒,安田翻了翻今期雜誌果真找到了大倉的相片,和今天那照片的樣子沒有差很多,旁邊有着星座的運程便看了看。

「處女座:會有好事發生」

安田表示並不看他一天便知道,他時有多麼的不幸,突然他沈思起來,想起今天的那個男人,卻有一種不祥的預兆。

這晚安田沒十一時便敵不過睡意要睡覺,平日安田睡眠時間很少,晚上總是在彈彈結他,很難睡得着。若要重新開始那一天,他都會十一時左右睡著,然而安田也發現了這事。之前會重新開始大多是安田沒有好好的表達自己的感受而錯失了最後一次的機會,但在睡前安田也想不通這天有甚麼要緊。

#未完待續#